当前位置: 首页 > 悬疑灵异 > 罪网 > 正文
第二百二十七章 动机是什么
作者:狐狸的茶  |  字数:3055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04-22 09:27:11 全文阅读

李进看着尸体有些失神的说了句:“他肚子里的东西已经够多了,还是不要再增加别的了吧……”

  段教授叹了口气,然后有些固执的说:“虽然事实摆在眼前,但我还是不相信。这些东西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到他腹腔的?自己长出来的吗?也许我该好好检查检查腹腔壁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,你们给我点儿时间,别影响我。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,在那之前,不要再送尸体来了。有案子的话,就先让顾思琪他们做吧。我必须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然的话,这就会成为我干了一辈子法医之后的最大遗憾。”

  李进没有反驳段教授的意思,只追问了句:“除了这些东西,他身上还有什么线索是您需要告诉我的吗?”

  段教授好像终于想起了正事,连忙说:“哦哦,对对,我还没给你们说说这个人的情况是吧。我的所有注意力都被他肚子里的东西吸引了,抱歉。那个……我之前说他有传染病,这是真的。这个人的生活一定是很不检点,乱到常人无法想象。虽然说现在已经正在治疗了,但是你们应该知道的,梅.毒作为我国第二大传染病,一旦得了,终生带毒。所以,他现在的短暂见好,应该没什么大效果。还有,我看了看,这个人的胆囊和肝也不太健康,需要及时医治。如果他还活着的话,现在应该会在医院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,做各种手术吧。”

  “胆囊和肝……”李进琢磨着死者的健康的问题,但是这似乎依然不能解释他肚子里出现的东西。

  看着段教授又开始认真检查了,李进和沈墨便识相的准备离开解剖室。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,段教授忽然叫了他一声说:“诶,李进。我想告诉你啊,不管遇到什么事,要把控好自己的内心。你要是连自己都管不了,就没有资格做执法者去管别人了。”说完,段教授就好像生怕李进会刨根问底似的,连连摆手让他们赶紧出去,别耽误他工作。

  等离开了解剖室,又一次消毒完之后,李进才站在法医室门外对沈墨问道:“有什么线索是我不知道的吗?”

  “什么?”沈墨微微一怔。

  李进苦笑了下说:“沈墨,你识破谎言的能力很强,但是自己却似乎不太会撒谎。也许……是对我不愿意撒谎吧。段教授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出最后那两句话,他是在劝我,是吗?他话里的意思,似乎是怕我把控不了我自己。什么事情会让他有这种担心呢?”

  李进自顾自的分析着,很快,他就看向沈墨问了句:“这个案子,难道和霍峻有关系?”

  沈墨无奈的做了个深呼吸说:“你都不给我说话的机会,自己就推理完了。”

  “我给你两次机会了,你也没打算告诉我。”李进说的很直接,笑看着沈墨的眼里,似乎有一些责备。

  沈墨认输似的说:“好好,你也别瞎猜,我告诉你就是了。段教授在死者的鼻腔里发现了一些东西,显微镜下观察,似乎是……花粉。不过!化验还没有结果,还不能确定那到底是什么。他就是怕你一听到花粉……”

  不等沈墨说完,李进就了然的接道:“怕我只要一听到花粉,就会马上想到霍峻。只要一关系到霍峻,我就会像个疯子似的,毫无理智。是吧?”

  沈墨没有说话,故意看向了别处。

  李进拿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,然后冷声下令道:“给我盯死了霍峻的诊所,住宅,以及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。不能让他离开视线,不能让他离开市区。”说完,李进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沈墨吃惊的看着李进,不可思议的急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干什么?刚刚才劝过你,你自己都知道我们的顾虑是什么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??没有任何证据,甚至那东西是不是花粉都不一定,你这样私自监视他,合理合法吗?如果他也像唐糖一样上告的话,恐怕你我以后都不能再碰和他有关的案子了!”

  李进倒是表现的很淡定,他把手机给沈墨看了一眼说:“这不是警队的人,郁少君之前找过我,给了我几个可用的人。我没用警方的人,没以任何形式骚扰他,他能告我什么?他最好一直修身养性的在家摆弄那些花花草草,只要他有一点儿动静,我就会名正言顺的把他带到这里!别问我凭什么,沈墨,我跟你打赌,那一定是花粉。段教授既然能说,几乎就百分百确定了。他之所以看上去没有把握,只是担心我会因此冲动,想得到一个确切的证据而已。”

  沈墨皱着眉,担忧的看着李进。不过李进似乎完全没当回事,还招呼着沈墨快走,一起去找孟小川聊聊这个死者辛虎。

李进破案心切,他只觉得沈墨的担忧是因为他对案子的冲动。但是他不知道的是,沈墨在听了他刚刚那番话之后,心底的另一些忧虑也越来越重了。

  回到办公室后,孟小川很快就带着资料过来了。当他看见李进和沈墨的脸色都不太好的时候,不禁小心的问了句:“怎么啦……?是那尸体出什么问题了?还是这个人死在警队造成什么影响了?家属投诉了?这应该不会吧……这人无亲无故,四处租房子,基本靠着坑蒙拐骗生活,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快批准尸检呢。”

  李进不太想提起刚刚的尸检结果,就让沈墨给孟小川讲了一遍。当说到死者腹腔里那别致的安全套蝴蝶结的时候,孟小川惊的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  李进瞥了孟小川一眼,沉声说道:“你这嘴张的,都快看见扁桃体了。闭上闭上,说正事。这个辛虎,有没有什么……”李进发现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死因尚不明确,肚子里的东西无从解释,一个不良市民,似乎和谁结仇都有可能。孤身一人近乎流浪汉似的生活,也没有谁可询问。一时间,完全没有头绪。

  孟小川倒是很体贴的连忙说:“李队李队,你们在法医室的这段时间,韩城就已经联系地方派出所去他租的房子调查过了。左邻右舍都对他非常不满,因为他总是会在半夜扰民,就是……嗯……弄出很大动静,还屡劝不改。要说他的生活,和他的死,最有关联的东西……应该就是他肚子里的那些东西了。”

  李进摇摇头说:“不,那些东西肯定不是他的。段教授已经鉴定过了,死者患有梅.毒。如果他一直都用他肚子里的那些东西,应该就不会有这种病才对。”

  沈墨这时分析着说:“以他这种糜乱的生活方式,再加上他本身的疾病,会不会传染了很多人?我们都知道,梅.毒这种病是有缓和期的,在某一阶段,可能不太容易看出他有病。再加上酒精或其他的一些作用,很可能不经意间就传染给了他找的那些女人。这种终生带毒的病,谁被传染都会很愤怒吧。在死者腹腔内留下那么多的安全套,也十分符合一种象征性的意义。这会不会是报复?”

  孟小川为难的说:“沈教授啊……如果你觉得这是某一位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干的,那可就真的不好办了。据民警们调查,这个辛虎生活很不富裕,他嫖.娼都是选择那种十分低级的地方,五十一百就能搞定。甚至,可以没有房子,没有床,就在公园啊,河边啊……您明白我的意思吧?这样一来,和他接触过的女人,就彻底无从查起了。那些流动人口是不是还在本市都不好说,假名字,假身份,没有任何固定的东西可查。”

  李进站在窗边,打开了窗。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缓缓说道:“我不觉得这案子和那些女人有关,就算有,也不是她们某一个人亲自动的手。你们认为,一个五十块钱就能在河边做皮肉生意的女人,会有办法把那些安全套放进辛虎的腹腔内吗?如果有这种本事,还用得着做那种生意?她们或许存在动机和作案时间,但是不具备作案手法。”

  “李队,那要说作案手法的话,这凶手一定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外科医生咯?连段教授都没在第一时间看明白那些东西是怎么进去的,这手法得是多牛啊!”孟小川惊叹着。

  可沈墨又提出了质疑:“手法高超的外科医生……怎么可能和辛虎这种人有交集?动机是什么?做实验吗?就他这样的人,我不认为会认识你说的那种神医。连结仇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这下子,三个人都沉默了。有作案动机的,不具备作案手法。有着专业手法的,却又找不到作案动机。别说是嫌疑人了,就连范围人群都不好定位。

  沉默了片刻,李进忽然想起来那个手机,就对孟小川问道:“那手机呢?手机有什么线索,有没有别人的指纹,是不是被动过手脚?别告诉我,他放着那曲子来警队,纯属是巧合。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